[爸爸再打我一次] 爸爸打我最狠的一次

爸爸再打我一次

许多年前

爸爸是开荒的牛

为了一个使命

放弃狂奔天涯的向往

毅然选择在城市的一隅

落脚 扎根

头顶着90年代的天空

脚踏着绿意萌发的热土

左担着妻儿子女

右挑着一盘生意

拉着人情的犁

垦出日子的纵横

借一根烟

吞云吐雾中你推我让

笑脸扯谈间朋客满座

一切只为

多捞点钞票养家糊口

最记得爸爸当年的那一辆凤凰牌单车

如今恐已成锈铁一堆

多少次爸爸骑着它

载着发烧的我穿越夜晚的漆黑的老巷

听爸爸说巷那头住着一位打针不痛的络腮胡老军医

多少次爸爸骑着它

小学门口接我和妹妹放学

一路轻驰一路看黄昏的山峰就像爸爸的腰杆子

多少次爸爸骑着它

去行程几个钟头之外的批发市场给小店进货

叫我在家心焦等待一个劲盘问妈妈究竟爸爸去了哪

多少次爸爸骑着它我数不尽

就像数不尽爸爸日渐霜白的头发

但我唯一数得尽的就是爸爸手中的那一根皮鞭

它曾经抽打过我的次数

那是我犯了严重错误的时候

爸爸会青筋暴怒

二话不说就甩出早年开武馆时镇馆的蛇皮鞭

一边狠狠骂我

一边狠狠抽我

抽得我活蹦乱跳哭天抢地看得妈妈在一旁心疼流泪

抽得我两臂双腿伤痕累累被同学嘲笑成动物园的斑马

抽得我皮肉厚实骨头硬从小练就不怕苦不认输的浑身气劲

抽得鞭风呼呼岁月不留情地悄然流逝

许多年后

皮鞭腐朽了

爸爸也成了尽职的老牛

半生辛劳

换来什么

换来作为儿子的许多不忍和心头一颤

不忍看到那一头染不黑的蓬松白发

不忍听到那一声午夜的叹息和咳嗽

不忍回味那一个多年的殷殷的寄望

从某一个起风的星夜

到某一个鸟啼的清晨

梦醒来的第一个颤抖

竟是来自多年以前那一根皮鞭抽打的风声

如浩浩历史烙记在我的心灵

如谆谆教诲回荡在我的耳窝

忘不了

老了的爸爸已有好多年没有再抽打他那已然成年的儿子

忘不了

老了的爸爸不再如山峰般伟岸却已开始佝偻了背时不时喊腰酸背痛

忘不了

老了的爸爸开始啰嗦日夜叮咛吃饱了没啊赶快结婚了啊啥时生个孙子给他二老抱抱啊

忘不了

老了的爸爸在开始创业的儿子面前唯唯诺诺不敢像从前那样瞪眼使眼色怕得罪了儿子

忘不了

老了的爸爸不愿去医院接受体检怕儿子担心破费

忘不了

老了的爸爸越来越老而我却无能阻止时光的与日摧残

唯有此刻

最盼我能忘了尘世一切情缘啊

让我了无牵挂

但我终究忘不了啊

叫我何奈

如果再多年以后

爸爸老得走不动了

我没有其它乞求

我只愿跪在爸爸膝前

含泪请求

爸爸

再打我一次